五行学说与兵学谋略

发布者:李如龙    发布时间:2016/6/29 17:44:49    浏览:

发布时间:2014-8-30 作者:李如龙 浏览次数:292次 来源:长安新兵家

五行学说是中华传统文化宝库中极有价值的一个学说,具有朴素的唯物论和辩证法思想。其中蕴含着极其奥妙的事物运行机制,揭示了事物的分类和组合、事物内在的生克和乘侮方式,以及事物发展的姿态和相互间的传变等运行机理。当孙子兵学智慧在全球大放异彩的今天,我们重新研究五行学说,在运用孙子兵学智慧进行谋略思维的同时,灵活地借鉴和运用五行学说的系统思维方法,分析和研究新的战争环境下出现的新问题,构建适合现代战争需要的具有整体性和系统性的兵学谋略思维体系,对于打赢未来的高技术条件下的反侵略战争,仍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

一、生克互济,权衡战争全局的利害关系,设谋制化

五行学说认为,事物之间相互作用的最基本方式就是生克。通过生克,使得事物不断地发展和变化。

相生,是指事物间的相互滋生、促进和助长作用;相克,是指事物的相互制约、克制和抑制作用。构成物质世界的五类基本物质:水、土、木、金、火之间,依次相生,间次相胜构成了一个闭合式循环发展的控制系统,五行学说把这种既相互依赖又相互制约的关系称为“生克”。事物间的相生与相克,是事物不可分割的矛盾的两个方面。没有相生,就没有事物的发生和成长;没有相克,就不能协调与平衡事物的发展。正是这种生中有克,克中有生、相辅相成、相互为用的关系推动和维持着事物的正常成长、发展与变化,使得五行控制系统,能够保持正常的循环和运行。因此,生克是五行学说用以概括和说明事物间的相互联系与变化发展的基本观点。

根据五行的生克观点,五类基本物质的每一类,都能通过生克与其他四类发生作用。就火而言,木能生火,水能克火;火能生土,火能克金。认为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通过生我、我生、克我、我克四种方式与其它事物发生联系。造化之机不可无生,亦不可无克,无生则发育无由,无克则亢而有害。生克互济,世界才能保持有序化循环运行。人类通过能动地利用这种生克手段改造自然和社会的行为,就是制化。

运用五行学说的生克原理进行兵学谋略思维,就必须考虑到战争客观环境的制约因素。战争的客观环境是一个庞杂的系统,它包括政治、军事、经济以及自然条件诸方面。政治决定着战争的规模、形式和进行时机。决策者在谋略思维时,应当审度国内外的政治形势,认清生我(有利因素)和克我(不利因素)等因素,采取我生和我克之法,达到政治上取得主动或化被动为主动的目的。军事力量(军队的数量和质量以及敌我不同的作战态势)直接影响着己方所采取的战略战术。必须全面地认识和了解敌我的利害因素,通过利导、奇正、虚实、借彼、误彼、因彼等生克手段,创造有利的作战态势克胜敌人。经济实力是进行战争的物质基础,在进行谋略思维时,必须权衡敌我双方的经济实力,创造生我因素和我克手段,以壮大自己和消弱敌人。因此,全面权衡制约战争全局的客观环境,是利用生克手段设谋制化的先决条件。《孙子兵法》开宗明义地指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计篇》)这里所谓“道”,就是政治;“天”指天候;“地”指地理;“将”指军事指挥者;“法”则是军队的法纪和组织编制,以及相应的管理制度等。在当时能提出这样的思想,孙武被誉为兵圣是当之无愧的。

战争所处的特殊而复杂的客观环境,要求军事决策者在谋略思维时,必须全面权衡上述综合的生克关系,灵活变通,在整个战争控制系统中,生克互济,设谋制化,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达到设谋全胜或歼敌制胜的目的。

二、把握乘侮,调控子系统间的生克尺度,活用逆变

乘侮是指五行(事物)间的不当的克制关系。五行学说把食物发展到过分强盛阶段而恃强凌弱的现象称为亢乘,亢乘就是过度的相克;而把违反克胜常规的逆克现象称为反侮。土能克水,若水太盛,土则无法制水。无论是亢乘还是反悔,都是不当的克制,必然会导致食物发生逆变和生克无序。

五行学说关于亢乘与反侮的机理,解释了物极必反的逆变规律。在兵学谋略思维中,若能灵活运用这一规律,合理调控子系统间的生克尺度,就可以主动的避免事物向不利于己的方向发展,否则,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被动局面。

古往今来,军事统帅们无不注重合理地把握生克尺度和明了乘侮机理。过分地威逼士卒,可能会导致哗变。视卒如婴儿则能感发其知恩图报的愿望,然而,过分放纵,又势必会导致士卒不守军纪,不从号令,反侮主帅。只有宽猛相济,赏罚分明,合理地把握生克尺度,才能避免逆变,上下一心。因此,孙子认为:“视卒如婴儿,故可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孙子•地形篇》)

在军事上,灵活运用乘侮,往往会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或正用之逼敌应战,如“讨敌骂阵”就是侮辱敌人,使其处于劣势下被侮辱出战以取之。或反其道而用之,让敌人对己方乘侮,以达到最终战胜敌人的目的。战国时期的齐将田单,在被动坚守即墨城时,巧妙地运用了乘侮之法,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为了使燕军反侮齐国军民,他两次使出反间计,通过使燕军割掉被俘虏的齐军士卒的鼻子和挖掘齐国城外祖先的坟墓,从而使齐国军民无不义愤填膺、同仇敌忾,决心与敌人决一死战、报仇雪恨。时机成熟后,大举反攻,先后用诈降及火牛阵大破敌军。这是反用乘侮,激励士卒斗志较有代表性的一个成功战例。

三、营谋格局,构造优化组合的格局系统,调控全局

从系统论的角度看,五行学说构造了一个由火、土、金、水、木五个元素组成的闭合式循环运行的控制系统。利用这一学说在改造自然和社会时所体现的作用,符合“系统整体的功能大于部分功能之和”的系统思想。系统观点告诉我们:在一个系统内,其子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具有某种目标行为时,该系统就构成了一个控制系统。只要符合这种要求,两个以上的事物均可构成一个控制系统。只就要求局势决策者经过思维加工,周密权衡,不拘一格地营谋多种有利格局。在军事实践中,构造优化组合的格局,适时地调控全局,以发挥所营谋和构造的格局的整体功能优势。

在营谋和构造格局方面,古今军事家均有得意之作。三国时期的蜀相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提出了三条战略构想,改变了刘备三顾茅庐前的被动局面。一是占据荆州并西取西川,作为根据地,然后待机取中原;二是东联孙吴,使自己的势力不被敌人各个击破,又可以合力拒曹;三是北拒曹操,在政治上树立鲜明的旗帜,以争取人心。这三条战略构想,营谋了以魏、蜀、吴所组合的新的格局控制系统。以生克制化为手段,在全国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大业。

总之,在把握全局的条件下,营谋多种格局,构造优化组合的格局,因时、因地、因人、因其他条件的不同,随机应变,调控全局,发挥系统的整体功能向利己的战略目标循环运行。

四、谋势造势,驾驭系统整体的不同态势,布局定策

五行学说认为,金、木、水、火、土五大类物质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具有五种不同的态势:旺、相、休、囚、死。旺,就是事物处于旺盛态势;相,就是事物处于次旺的态势;休,则是处于休养无事的态势;囚,为衰败态势;死,乃是受克无气的态势。朴素的五行学说告诉我们,事物在不同的时空条件下会表现出不同的态势,事物的大小和强弱随条件的变化而变化。依据这一规律,要求军事决策者在谋略思维中,应当在审时度势的基础上,布局定策。

利用态势的不同变化指导战争时,要求决策者在谋略思维中,应根据敌我所处的不同的战争强弱态势阶段,采取相应的对策。《孙子·形篇》说:“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这里,孙子告诫我们,善于用兵打仗的人,总是首先创造条件,使自己不被敌人战胜,然后等待和寻求敌人可能被我战胜的时机。这里面包含了审度敌我态势,利用敌我强弱态势在不同时空条件下的变化,寻求最佳战机,通过谋势造势以及利用有利态势克敌制胜的谋略思想。“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孙子·形篇》)这里,同样涉及到审度敌我不同的强弱态势,决定战略上的防守或进攻问题。孙子认为,当我处于弱势时,就必须守藏于“九地”之下以保存实力;在我处于强势时,就当动作于“九天”之上进攻敌人,消灭其有生力量。“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孙子·虚实篇》)敌我双方的强弱态势正象五行的态势,四季依次交替那样,也是随时空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的。只要我们在谋略思维中,做到时变法移,乘机变势,灵活地驾驭态势,制定合理地战略战术,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五、机谋传变,增强控制系统全局的能力,主动应变

无论是自然界还是人类社会,事物总是相互联系和相互制约的。一事物发生了变化,必然会影响到其他相关事物的变化,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这种因一事物的变化而导致其他相关事物随之发生变化的现象,称之为传变。

五行学说告诉我们,助木则火必旺,抽薪则火必衰。这种相生相克的朴素辩证思想,包含了事物间相互传变的机理。五行之任何一元的变化,都会影响到其他诸元。运用这一思想,在军事谋略的思维中,若能机谋传变,就能有效地控制系统全局的能力,通过增强有利因素,耗散不利因素,使系统朝向有利于己方的目标运动,主动应变。机谋传变若能应用得法,往往起着意想不到的作用。因克扣军饷而引起的士卒哗变,只需斩杀贪官,风波自平;打击敌人某一军事目标,往往能致敌全线溃败;制裁敌国诸如经济、贸易等方面,往往使其全局无法正常运行,以实现对其钳制的目的。

总之,机谋传变在军事谋略思维中具有重要的利用价值。熟练驾驭这一思维方法,必然会增强控制整个系统局面的能力。当问题发生时,迅速采取各种必要措施,或利用传变,使系统发生整体功能的连锁反应,或割断传变,以利控制原有系统局面。

五行学说同孙子兵法一样,虽历经沧桑,并没有因年代的久远而失去它的价值。相反,这些中华古代先贤给我们留下的优秀文化遗产,愈来愈显示出其非凡的价值。我们还应当看到,任何一门学问都有其时代的局限性。过分地宣扬其价值,过分地强调继承而不注重发展,或视其为一无是处的糟粕观点都是不可取的。

 


西安市制胜兵学研究院
西安市新城区长乐东路86号
周德威17765863512

1272552590@qq.com
Copyright@2016-2020西安市制胜兵学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澶囨鍙凤細闄旾CP澶?0012044鍙?/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