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实”论

发布者:李如龙    发布时间:2016/6/29 17:43:53    浏览:

发布时间:2014-8-30 作者:李如龙 浏览次数:244次 来源:长安新兵家

“虚实”略就是明察虚实,转换虚实,造成我众敌寡、我实敌虚的形式,然后,以我之实,乘敌之虚,夺取胜利的方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避实击虚(或以实击虚)永远都是敌对双方战斗取胜的关键所在。唐太宗李世民说得好:“孙武十三篇,无出虚实。夫用兵识虚实之势,则无不胜焉。”

在军事战斗中,敌对双方所追求的,不外乎“致人而不致于人”,其主要手段就是运用“虚实”略战胜敌人。因此,孙子兵法告诫我们:指挥作战的关键,在于明察虚实,转换虚实,造成我众敌寡、我实敌虚的形式,然后,乘敌之虚,夺取胜利。《管子•制分》说:“凡用兵者,攻坚则轫,乘瑕则神。攻坚则瑕者坚,乘瑕则胜者瑕。”也就是说,攻打敌之强点会碰硬钉子,而攻打敌之弱点会显现出神奇的战功。攻打敌之强点,则其弱点会变为强点;巧攻敌之弱点,则其强点也会变为弱点。这里,管子管子同样道出了“避实击虚”的奥妙所在。

“虚实”的内涵。何谓“虚实”?不同的事物范畴有不同的理解。在军事上,“虚实”是指军队的坚实与虚弱。“虚”与“实”是一种状态,是一种相对的概念。一般而言,无者为虚,有者为实;空者为虚,坚者为实。以军情论,“怯”、“弱”、“乱”、饥”、“劳”、“寡”、“不虞”等为虚;“勇”、“强”、“治”、“饱”、“逸”、“众”、“有备”等为实。以层次论,“虚实”还应有战略,战役和战术三个高低不同层次的区分。即可以从一个战略地区、一个战略地、一城一邑的视觉把握“虚实”。“虚实”又有主次之分,如时间上的凶日与吉日,地理上的生地与死地,军心的稳定与动摇等都能辨虚实,在一场战争中,敌方的虚懈之处应存在多种,指挥员必须正确的主次判断。此外,“虚实”有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两方面。就“实”而言,也可分为硬实力和软实力。在军事上,表现为军事优良的武器装备、指挥系统的信息化和军人的良好的身体素质等。而软实力,则表现为作战能力,军人的个体精神面貌,思想觉悟等素质。虚实两者相依相存、相互转化,具有动态的变易性和内涵多样的复杂性。在敌对双方的斗争中,最令人难以把握的,非智者不能灵活驾驭虚实难以实现战胜攻取。

识“虚实”之情。法不过攻守,术不出奇正,势不离虚实。事物之间有虚有实,实中有虚、虚中有实;对立双方有强有弱,强中有弱,若中有强。虚实交错,强弱间杂,智者难辨。识虚实之势,则无往而不利;通虚实之变,则无往而不胜。

军事战斗中之所以较其他事物更难捉摸、更难把握,就在于敌对双方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着自己的行动,而且总是以各种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手段将自己的企图隐藏起来,给对方造成错觉,难识“虚实”之情,而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识虚实之情几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孙子在《虚实篇》中指出了“知彼”的具体方法,“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计,作之而知动静之理,形之而知生死之地,觉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告诉我们,仔细地筹算敌方,才能了解判断出敌人作战的计划优劣,挑动敌人,就能知道敌人的行动规律,用示形的办法,使敌人暴露行迹,便能了解敌人所处的地形是生地还是死地,经过与敌人试探性的较量,就可以知道敌人兵力部署的虚实情况。这些都是是虚实之势、通虚实之变的具体而行之有效的方法。

在指挥作战中,用虚虚实实的作为或不作为迷惑对手,是古代将帅十分重视的谋略思想。他们根据作战对象、时间、地点的不同,采取虚实不同的谋略,多能收到示假隐真的效果,虚实在我,把悬念留给敌人。以虚乱实,以假乱真,令“深间不能窥,智者不能谋”。孙膑“减灶”赚庞涓,是明留破绽暗设伏兵的迷敌之法,意在以虚掩实。而诸葛亮摆“空城计”,稳坐城楼悠闲抚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意在以实掩虚。在局部战场上,永远都是强者战胜弱者。一支弱小的军队,如果能在决战的时间地点上形成相对的优势,即使在全局上处于劣势,也能取得作战的胜利。

用“虚实”方略。敌对双方在战场的上的较量,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以强凌弱”、“以实击虚”。这里所说的“强”、“弱”、“虚”、“实”都是相对的,只要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里相对于敌人更强大、更坚实,就可以用兵战胜敌人。

孙子在《虚实篇》中,明确告诉我们避实击虚的具体方略:“攻其所不守”,即攻打敌人不易防守甚至没有防守之处;“攻其所必趋”,即攻击敌人的利害攸关之处。这些方略无不体现孙子“致人而不致于人”的高超的战争制胜艺术。敌对双方上的“虚实”,是不断地相互作用的过程,都在战场上为找到多方的虚懈之处斗智斗勇。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草庐经略•虚实》说贵我能:“虚实在我,贵我能误敌,或虚而示之以实,或实而示之以虚。或虚而虚之,使敌转疑以我为实。或实而实之,使敌转疑以我为虚。”“虚”藏不露,使人掉以轻心;“实”显威势,让人胆战心惊。如果以虚掩实,往往能置人于最绝望的心理折磨之中。虚实两者,必相辅相成,相生相存,方能奏效。一味主虚,如无烛之光,无水之气,若被识破,必遭失败;无虚之实,如方木磐石,呆板笨拙,一经对垒,难成威势。

总之,战争的策略,不外“实而虚之”、“虚而实之”、“实而实之”、“虚而虚之”、“先虚后实”、“先实后虚”、“外虚内实”、“外实内虚”等策略。虚虚实实、虚实相乱。使敌方之实因我之避而变为虚懈,形同废物;是我方之虚因敌方无备而变为坚实,反客为主,从而实现“以实击虚,避实击虚”的目的。城濮之战,晋军就是采取“避实击虚”之策打败楚军的,成为中国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战例。二战之前,德军德军针对自己的海军无法在水面与英国抗衡的现实,遂大力发展潜艇,并创造出了潜艇作战的先进战法,曾经在战争中一度横行海洋,给盟军商船和战舰造成惨重损失。我国抗日战争时期的地道战、地雷战等战法,都是针对强敌所采取的避实击虚战法。

敌对双方的“虚实”不是一成不变的,两者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在促进“虚实”相互转化的诸多条件中,人的主观能动性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含沙射影而成瘠,李广射石而没矢。影本是虚的,若以人视之,则虚的就会变成实的;石头本是实的,若以虎视之,则实的也会转变为虚的。因此说,虚实因情而异,虚者实之,实者虚之。两者转化得当,就能创造战争神话。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针对敌强我弱的强弱之势,提出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作战方针。这一方针的实质,就是化敌之强为弱,变我之若为强。就其本质而言,同样也是“避实击虚”和“以实击虚”。因此,《投笔肤谈》

说:“善用兵者,天时不能为之扰,地形不能为之阻,惟能因机而制变,择利以行权,则电雾风雪为之资,险易广狭为之用。”这一见解突出了主观能动因素在战争中的作用。这才是“虚实”略的精髓所在。

 


西安市制胜兵学研究院
西安市新城区长乐东路86号
周德威17765863512

1272552590@qq.com
Copyright@2016-2020西安市制胜兵学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澶囨鍙凤細闄旾CP澶?0012044鍙?/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