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势”略初探

发布者:李如龙    发布时间:2016/6/29 17:41:47    浏览:

发布时间:2014-8-30 作者:李如龙 浏览次数:254次 来源:长安新兵家

顾名思义,“势”略就是用势的方略,也就是“谋势”、“造势”、“借势”和“任势”的方略。

探讨“势”略,应当涉及两个方面:一是要搞清楚“势”的内涵及其作用;另一个更重要的方面,就是如何把握审时度势、谋势造势,以及借势和任势,也就是掌握如何用势。

事实上,成就世间的一切事功,都是谋势、造势和用势的结果。尤其是指挥作战的将帅,更是如此,更强调要懂得审时度势、谋势造势和择人任势,否则,就难以做到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在历史久远的兵学长河中,兵书战策如汗牛充栋,林林总总,各家对“势”的理解和诠释见仁见智。《孙子兵法》把“势”作为专门的一个重要章节,对“势”进行了一系列精辟的论述,但在“字如珠玑”的文字背后,仍给人入“五里云雾”之感。而《长短经》中,赵蕤对“势”进行了更加具体的分类,更有利于后人对“势”的理解和把握。随着对战争理论和实践的不断分析与总结,人类对“势”的理解也随之进一步深化,赋予了“势”略更新的内容。本文以一管之窥,对“势”的内涵、分类和用“势”的方略进行初步探讨,以就教于方家。

 一、势的内涵与实质

我们常说的“形势大好”、“形势所迫”、“势如破竹”、“势不可挡”、“因势利导”等语汇中,都有“势”字。那么,这个“势”字到底是指什么?人们至今仍没有统一的认识。在兵学文化中,“势”始终是一个重要的命题。诸子百家对抽象概念的描述,往往都是运用比喻的手法,试图揭示出它们的内涵,兵家也不例外。孙子对“势”的论述是:“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孙子兵法•势篇》)这里,孙子以“湍急的流水能漂移石块”这一现象,用比喻的手法对“势”进行了形象的类比,以此来诠释“势”的本质。而现代人由于受西方科技思想的影响,往往会把物理学上的“势能”与之相联系,试图以科学的概念来揭示“势”的内涵。事实上这是难以做到的。物理学上所谓的“势能”,是指物体在一定的高度上所具有的能量,是可计量的物理概念,与兵法上所谓的“势”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近年来,国内有学者认为,“势”是战争能量的释放。这一说法虽然意识到“势”作为一种能量,但却把它局限在战争这一狭小的范畴。事实上,“势”存在于自然与社会的各个领域,战“势”只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所谓的“势”,其实就是一种蕴藏的能量,一旦有外界条件时,这种能量就会表现出强大的力量,成为势力。把这种力量应用在不同的领域,就会达到不同的事功。政治上,“势”就是时代潮流,而潮流就是一种强大的能量。政治家施政讲求顺应天下大势,用现在的术语来说就是顺应时代潮流。当一股潮流到来的时候,便能挟裹着各种各样的人朝着同一个方向行进,形成一种难以抗拒的力量。人们常说的社会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就是讲的“大势所趋”这一道理。军事上,“势”是根据战场具体情况采取的“因利而制权”(《孙子兵法•计篇》)的手段;“势”是造成勇怯的因素;“势”是险峻之形;“势”是兵力的布筹;“势”是实力的运用。一言以蔽之,军事领域的“势”,就是敌我双方战争能量的释放。强弱不同的战争态势,由不同的将帅来实施不同的势略,其结果是大相径庭的。将帅的施谋应强调“因利制权”,在战争中有利态势的取得,靠的是不断采取权变,掌握战争主动权,从而达到克敌制胜的目的。

 二、势的分类及制约关系

为了对“势”略进行更深入的认识和研究,把“势”进行科学的、合理的分类是有必要的。它可使我们在不同的领域及不同的层面对事物的态势进行合理的分析与把握,运用正确的策略来实现自己的意图,从而避免行动上的盲从。

按时空标准分,“势”可分为“时势”和“位势”。

时势是指特定时代的社会潮流。我们平时所说的“时势造英雄”,说的就是时代赋予人的历史机遇。在特定的历史阶段,每个人的能力结构不同,决定了他的历史机遇也会不同。“顺应时势”,就是顺应时代潮流。当一个国家或个人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内,合于时代潮流,就会处于强势,就应该有所作为;反之,就应该“韬光养晦”等待时机。

位势是指在特定的空间里,事物所具有的强弱态势。位势又分为高位势和低位势,一般来说,处于高位的事物往往具有较强的态势;反之,处于低位的事物往往具有较弱的态势,因此,在制约关系上“高位势制约低位势”。古代作战特别强调的“战隆无登”,以及现代战争所注重的“制空、制天权”等,都是告诉我们在战场上创造和谋求“高位势”的重要性,其目的都是谋求在制约关系上获得主动,以收“致人而不致于人”之功。在政治上,一个人位高权重就是得势;一旦丧失了这种地位,就无“势”可言了,老百姓所说的“虎落平川被犬欺”,同样说明这种道理,离开了“高位”事物就会失去强势。这些所指都是“位势”的范畴。

从变化的角度分,“势”可分为“常势”和“变势”。

常势指的是事物在正常状态下具有的态势,它是指事物的一种暂时的稳定状态。常势是从静态的角度考察的,一种态势不可能在短期内变化不定而表现出忽强忽弱。抗战时期的敌强我弱,就是人们分析特定的历史阶段敌我双方整体的强弱态势而得出的结论。认清了形势,我们就能制定出正确的方针政策,避免出现战略上的错误。

变势则是指事物在一定时期内态势的强弱变化倾向,它是指事物态势的一种变化趋势。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变是绝对的,不变则是相对的。事物的态势变化也像“五行”在四时中的变化一样,会表现出“旺、相、休、囚、死”等强弱不同的状态。八年抗战时期,从中日双方力量态势的变化来看,就可以看出势的变化。根据敌我双方在不同阶段的强弱态势变化,我们在战略上采取了三步走——防御、相持和反攻。齐鲁长勺之战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所讲的就是敌方士气的这种“变势”。因此说,决策者在制订方略时,不仅要分析“常势”,更应觉察“变势”。

从用兵的角度,“势”又可分为“气势”、“地势”和“因势”。

《长短经》以比喻的手法,对“气势”、“地势”和“因势”进行了形象而生动的概括,认为:将领勇猛轻蔑敌人,士卒奋力向前,三军上下,激荡云天,豪气如同飙风,声音如同雷霆,这就是所说的“气势”;关山苍茫,长路狭险,峰高涧深,弯曲如龙蛇,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就是所说的“地势”;善于利用机会,因势攻击,如敌人疲倦迟缓,劳顿饥饿,被风波侵扰惊吓,将吏横暴,为所欲为,前面的军队尚未扎营,后面的军队仍在涉水渡河等,这就是所说的“因势”。将帅若明此三势就能无往而不利!

此外,从态势的制约关系上分,“势”又可分为外势、内势;联网势、星点势;一向势、多向势;轴承势、板块势;要穴势、线势和面势等等(限于篇幅,这里不再展开说明)。在制约关系中,外势制约内势、联网势制约星点势、一向势制约多向势、轴承势制约板块势、要穴势制约线势或面势。了解“势”的这些制约关系,我们就能在不同的社会实践中合理施谋,取得主动。

三、用“势”的方略

“势”略可用于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上至“天子”以至“庶人”,都在自觉和不自觉地运用“势”略去达成一定的目标,正如《易传》所说:“百姓日用而不知。”《孙子兵法》中论述的“势”略涉及到了政略和战略两个方面,在政治领域应用“势”略治理国家就是政略的范畴,而“势”略用于战争领域就是战略的范畴。

汉献帝时期的荀悦认为,确定策略、决定胜负的要则有三个方面:一是“形”,二是“势”,三是“情”。他所说的“形”,是指大致对成功与失败、优势与劣势等现实情况所进行的衡量对比,也就是审时度势;他所说的“势”,是指具体事件发生时当事者对进退时机的把握,也就是把握先机;他所说的“情”,是指当事者内心的情态,而情态因人而异,择人任势就理所当然。因此,我们谋划任何一件事情,都必须考虑到这三个不同的要素,这是时势的不同所要求的。这就是“势”略的具体要求。

在兵学上非常强调将帅用兵要知势、会造势,利用有利的战争态势战胜敌人。在战略上强调了通过营谋有利格局造就整体优势;在战术上则强调造就强大的用兵气势,“扼其重,撤其恃”,达到以小胜大,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目的。事物发展的强弱态势正像五行的态势,有如四季依次交替那样,也是随时空条件的变化而变化。变化之机不可不察,只要我们能够做到时变法移,乘机变势,灵活地驾驭态势,合理应对,无论做任何事情,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一)用势的首要前提——审时度势

《长短经》引孟子的话说:“虽有滋基,不如遇时;虽有智慧,不如逢代。”又引范蠡的话说:“时不至不可强生,事不究不可强成。”(《长短经•政体》)前者强调的是“审时”,后者强调的则是“度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做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关键性、决定性的时刻或机会,得之则成,失之则败。这些论述讲的就是审时度势进而把握先机的重要性。不了解事物发展的态势,就无法把握事物的变化趋势,也就不能更好地用势,因此说,审时度势是运用势略的必要前提。

审时度势,就是对所处的时代、时局、格局、时势、时机等要明确地认识,知道自己所处的历史方位和时空点,要明了各种关系(生我、我生、克我、我克),要明确竞争对手和对外行动的目标,能够进行各方面的力量对比,尤其是敌我友力量对比,能够看到潜在的威胁,这样就可以把握最有利的时机预先确定好应变之策,并能够了解事物发展的趋势,利于选择最佳的行动路线因势利导,关照好下一个发展阶段。

善于用兵打仗的人,最会捕捉有利的形势。有利的形势到来,郦食其劝说田广,攻克了齐国七十座城池;谢安淝水一战,打垮了前秦百万大军。如果大势已去,项羽纵有拔山之力,只能与虞姬相对哭泣;田横有背负大海之志,最终还是被迫自刎。由此可见,“势”略的根本,就是在于如何通过权变进而牢牢掌握事物的主动权。

传统五行学说根据态势随时空变化而转变的规律,把事物在不同的时空条件下表现出来的不同的态势分为五种,即旺、相、休、囚、死(旺,就是事物处于旺盛态势;相,就是事物处于次旺的态势;休,则是处于休养无事的态势;囚,为衰败态势;死,乃是受克无气的态势)。事物在四时变化中,会表现出不同的态势:当令者旺,我生者相,生我者休,克我者囚,我克者死。五行的态势律揭示了“势”的存在不是恒久不变的道理,世间万事万物无不如此,用势者不可不知。

春秋时期齐国名相管仲说:“圣人能辅时不能违时。智者善谋,不如当时。”也就是说,圣人只能顺应时势而不能违背时势。聪明的人虽然善于谋划,但总不如顺应时代高明。这就要求我们对具体事物的谋划,应当审时度势,审度事物发展的每一阶段的不同态势,知道自己所处的时空。然后才能有的放矢,布局定策,运用势略,成就事功。
 
  (二)用势的关键环节——谋势造势

谋势和造势,是通过自身努力,主动地制造一种有利的环境、格局和态势这样一个过程。

在政治上,历代帝王在谋取天下的过程中,都十分注重谋势和造势,以自己为中心的势力范围逐渐扩大,发展成不可遏止的势力,最终夺取天下。

在军事上,要战胜敌人,不仅要有强大的军事实力,还要善于造就威猛难当、气盖山河的态势。勇敢与怯弱,彼此依存,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转化的。“势”强者,“怯”可转化为“勇”,少能胜多、弱能胜强;“势”弱者,“勇”可以变成“怯”,虽有百万之众,也不堪一击。战略上要造就整体优势,战术上要造就气势、利用地势和因势。高明的将帅指挥作战,他所造就的态势是险峻的,他所掌握的节奏是短促而猛烈的。力量的布置在于“制其上”,使对方感到危险和不安;“扼其重”,以便能够以弱击强,以寡击众;“撤其恃”,击敌一营使其众营皆溃散。这就是“造势”的要求和目的。

孙子说:“善战者,求之于势。”(《孙子兵法•势篇》)一场战争取胜的关键就在于创造于我有利、于敌不利的战争态势。只要我们能够通过各种手段造成对我有利之势,就能抑敌之长,避我之短,从而弥补武器装备等方面之缺陷,牢牢把握战争主动权,最终赢得战争的胜利。古今中外的任何一场战争,双方统帅所追求的最高目标不外乎“致人而不致于人”,而要达到这一目的的具体途径,就是通过造势,也就是孙子所谓“求之于势”。

现代战争的造势手段比已往更加多样化。利用高技术兵器的快速机动能力,能瞬时出现在敌人面前,使敌措手不及,防不胜防,利用现代兵器的快速机动能力,就能很成功地创造“势险”、“节短”的态势。

现代战争经常用到的造势手段主要有:佯动造势(以小规模的部队行动来迷惑和转移对手的注意力,促使敌人做出错误的判断,进而采取错误的行动)、诡诈造势(运用隐真、示假、欺骗、乱敌等诡诈手段,给敌制造不意和错觉,诱敌于不利态势)、乘隙造势(利用高技术侦察手段,及时捕捉敌隙,并紧紧抓住敌之薄弱环节迅速出击,往往能变被动为主动)、乘胜造势(刚打了胜仗的军队,官兵就会勇猛无比,部队声威大震,乘势调转兵锋去进攻其它敌人,势如破竹)、技术造势(运用技术手段巧妙地设置假目标,就能有计划地造成敌人的错觉,使之难辨虚实与真假,致敌于盲目行动之中)、多维造势(高技术战争的战场空间是陆、海、空、天、电五维空间,任何一个战场空间的造势不当,都会对整个作战产生重大影响。因此指挥员在造势过程中,必须冲破“点”、“线”观念的束缚,占据多维有利态势,牢牢掌握战场主动权)。

在任何领域里,谋势、布局都应具有柔性、韧性、弹性、潜藏、扼要、灵活六大特点,这也是造势的基本要求。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要时变法移,乘机变势,驾驭态势,牢牢掌握主动权,使自己常处于一种旺相的态势之中。善于用兵作战和竞争的人,他们的成功都是由于运用“神势”,即运用神化莫测的计谋。

(三)用势的最终实施——择人任势

谋势、造势是为了用势。而用势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择人任势。孙子告诫我们:“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孙子兵法•势篇》)这就是说,根据形势和任务的不同,需要选择恰当的人才。任势之人如果能够运用有利的态势,下属就会信心倍增,勇猛无比,极大地发挥出他的才能。注意力要放在“任势”,不要苛求下属,这样才能发挥人才的作用,充分利用有利的形势。这就是“择人任势”方略的总要求。

尽管择人任势的关键在任势,但是,用人不当贻害无穷。造器尽其材,用人适其能。用一种人才,便成就一种事业。赵王用赵括而亡国,诸葛亮用马谡而前功尽弃,这些血的教训足以提醒我们对用人的重视。孙子认为,在战争中如果用人不当,就会覆军杀将。“必死,可杀也;必生,可虏也;忿速,可侮也;廉洁,可辱也;爱民,可烦也。”(《孙子兵法•九变篇》)这也就是为将“五危”,将帅如果犯了上述错误,就会造成用兵的灾难。从另一方面来说,领袖、主帅或主管是什么样的人,也决定了他会用什么样的人,于是,也决定了他的成功与失败。这正如孙子所说:“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吾以此知胜负矣。”(《孙子兵法•计篇》)项羽、袁绍之所以失败,刘邦、曹操之所以成功,原因就在于此。

“战胜之威,人百其倍;败兵之卒,没世不复。”因此说“水之弱,至于漂石”(《长短经》),这就是“势”略的要旨。

 


上一篇:2014跨年有感

下一篇:“虚实”论

西安市制胜兵学研究院
西安市新城区长乐东路86号
周德威17765863512

1272552590@qq.com
Copyright@2016-2020西安市制胜兵学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澶囨鍙凤細闄旾CP澶?0012044鍙?/font>